新闻中心

重温《康熙王朝》:才懂终生无性的苏麻为什么宁死也不愿意做皇妃

发布日期:2022-05-02 18:4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原标题:重温《康熙王朝》:才懂终生无性的苏麻为什么宁死也不愿意做皇妃!!

  苏麻喇姑从未想过,她和康熙大婚那天,她身着素袍,头发凌乱地跪在孝庄面前宁可削发赴死也不愿意做皇妃的情景,深深刺痛了康熙和孝庄的心,可是差点面临杀身之祸的她,却阴差阳错为自己迎来了一片真正的净土。

  00-1010 苏麻从小就失去了亲人。他孤独无助。后来,他入宫了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得到了孝庄的青睐,并留在他身边为孝庄效力

  后来,当康熙年轻时,他得了天花,在皇宫里无法治愈。在这无助的时刻,苏麻冒着生命危险,用一种民间草药芨芨草挽救了康熙的生命。孝庄被这种超越生死的善意深深感动了。看到孝庄和苏麻年龄相仿,又聪明伶俐,就把苏麻分配给了康熙,要她把康熙既当主人又当弟弟,但不能有非分之想。

  意思就是让苏麻时刻谨记自己奴才的身份,不要妄想攀附皇恩,懂事的苏麻就这样把孝庄的吩咐记在心中十几年,不敢越雷池一步。

  十多年来,作为康熙,身边的贴身女仆,她与康熙和魏的东亭一起长大。长大后,苏麻温柔贤惠,风度翩翩。深受康熙,的信任和喜爱,但苏麻内心却隐藏着深深的忧虑和沮丧。这种沮丧不是别人带来的,而是她一直尊敬的师父和敬爱的哥哥康熙带来的

  康熙是谁,那是皇上,是天底下最尊贵的、权力最大的人,所有人的生杀予夺都在他的一念之间,而且随着年岁增长,康熙虽然还是个少年君主,但是他无意中流露出的杀伐果决和帝王心术让苏麻都心惊,总之康熙的不断转变让苏麻又敬又怕。

  此外,苏麻小时候和康熙一起在皇宫里长大。她的所见所闻,奸诈险恶。她视太多生命如粪土。即使她像皇帝的妃子一样高贵,也总是面临失宠的命运。如果皇帝爱她,所有人都会尊重她,但如果皇帝不喜欢她,所有人都会践踏她,甚至会有奴隶凌驾于她之上。

  她是什么女孩?虽然他是皇帝的青梅竹马,是身边的红人,但谁能保证他能被宠信一辈子?再说,已经有太多的人葬身在这个紫禁城了,苏麻不想成为别人脚下的幽灵,所以他一直想离开这座宫殿。

  康熙因为要剿灭鳌拜集团,所以认识了伍次友,伍次友是一个博古通今的文人,满腹才情,心中装着家国天下,对朝廷的复杂局势有着很深的洞察力,也有着独特的政治见解,康熙对伍次友非常崇拜,曾化名龙儿,几次去向这位民间高人请教,可以说康熙后来的很多政治举措,深受伍次友的影响,伍次友是他的良师益友,是影响了康熙一生的人。

  常说“中年人心事浓如酒,少女情怀总是诗”,自古美女爱英雄,也更偏爱那些才子。

  苏麻作为康熙的左膀右臂,自然要时时刻刻陪伴在侧,那天苏麻陪着皇上和满腹经纶的伍次友坐而论道,看到才华横溢、俊秀非凡的伍次友,苏麻心动了,她的一颗芳心不由自主的为伍次友颤动了,眼睛也情不自禁看着伍次友。

  比一见钟情更甜的是,你爱的人刚好也爱着你。伍次友看到温柔婉约的苏麻以后 ,也对苏麻怦然心动了。

  i-qvj2lq49k0/b4f2abfb4fa94ad9bca538552110a2fc?from=pc老舍曾言:世间的真话本来就不多,一个女子的脸红胜过一大段话。就是因为她的着迷,所以倒茶的时候才会不小心把茶洒了,还差点烫到康熙,苏麻做事一向稳妥,也是因为她的这一点疏忽,让康熙察觉到了苏麻少女的心事。

  苏麻就像所有坠入情网的女生一样,总想为男生做点什么,好在倾慕的人心里留下一席之地,苏麻看到伍次友的鞋破烂不堪。于是偷偷拿绳子量了量鞋子的尺码,回宫之后,她就眉眼欣喜地给伍次友做了几双新鞋子,常说心似双丝网,中有千千结,苏麻把她的情思化作一针一线一样,全部倾注在这上面。

  后来苏麻和康熙又一次去拜访了伍次友,苏麻悄悄把做好的鞋子放在了伍次友的房间里,她没有明说自己的情意,但是她知道伍次友看见的话,一定会明白的。

  果不其然,伍次友看到那几双新鞋,内心也是十分欢欣的,对苏麻的情意也更加明了。

  世界上最好的默契便是即便我什么都不说,你也懂。 苏麻和伍次友从未把爱字说出口,但是他们之间脉脉含情的对视,欲说还休的神情足以说明爱。

  伍次友和康熙相处之时虽然觉得他气宇非凡,像是个大户人家的公子,但他从未把“龙儿”和皇上联想在一起。

  直到他入了宫,看到了端坐在皇位上的康熙,一声“龙儿”情不自禁脱口而出,苏麻赶紧提醒他这是皇上,伍次友这才如梦初醒一般赶紧跪在地上,表达自己的亵渎之情,看着眼前的康熙,虽然和民间相见的时候一样眉眼含笑、态度谦和,可是伍次友却感觉如芒在背、坐立不安。

  只有看到苏麻的时候,眼睛才会不由自主盯着苏麻入神,康熙英明睿智,自然知道他们之间若有似无的情感纠葛,于是他故意对伍次友说:苏麻是朕的内宫侍女,怎么样,是不是光彩照人啊?

  后来康熙肯定了伍次友在剿灭鳌拜叛党时的政治才能,就提出想把伍次友留在宫中做帝师,苏麻在里面倒茶的时候听到康熙想把伍次友留在宫中,立即眉开眼笑,可是伍次友马上就婉言拒绝了,苏麻听见以后,一张俏脸马上又沉了下来。

  于是她气冲冲地端着茶走出来,语言不善地说道:皇上,让他走,别留他,有什么了不起的。

  这是苏麻第一次忘了一个奴才的分寸,干涉康熙的决断,可见苏麻心中有多生气,她内心的愤怒康熙和伍次友自然也听出来了,伍次友看了她一眼低下了头,而康熙只是阴沉着脸色。

  康熙自然听出了苏麻言语之间的赌气意味,他知道苏麻不是因为他作为皇帝被拂了面子才生气,而是因为不能见到伍次友才生气,自己身边的内宫侍女居然胳膊肘往外拐,先考虑一介布衣,所以对伍次友的当面抗旨更加不满了。

  可是康熙天纵英明,有容人的雅量,于是他宽恕了伍次友的抗旨不尊,还颇为大气地说道:朕就是喜欢你这副书生性情,之后又为了表示自己皇恩浩荡,在伍次友离开的时候,他对伍次友说:伍次友,无论你有什么请求,都可以说出来,无论是要物还是要人,朕都会允准,有话现在就说,晚了,朕有可能会后悔。

  这是苏麻离出宫最近的一次,三个人的心都紧紧地提着。苏麻在门后期待地听着,十分渴望着伍次友能够开口向康熙要了自己,然后带自己离开皇宫,伍次友内心也十分焦灼,几次下意识的瞥向苏麻所在的方向,而康熙更紧张,因为他怕伍次友真的会开口和自己要苏麻,所以他在赌伍次友不敢开口。

  果然,康熙这番恩威并施的话喝退了伍次友,伍次友矛盾万分,最后狠心开口:谢皇上隆恩,在下一无所求。

  这番话让苏麻心碎绝望,也让康熙舒展了笑容,最后伍次友和康熙辞别以后,就准备出宫。

  苏麻伤心地追出来,被康熙叫住,看着苏麻眼眶含泪,康熙也不忍心了,只好说:朕允许你送到宫门口。

  苏麻悲伤又气愤的追出去,张口便问伍次友为什么不向皇上要了自己,伍次友无奈的说到:苏麻,龙儿说,我看不出他的天子真容,他说错了,我虽然没看出他是皇上,但我早看出他喜欢你。

  这番话让苏麻震惊不已,她怒斥道:你胡说,太皇太后早有严旨,只准我把皇上当主子当弟弟 ,不准我有任何非分之想,宫里的女人多了,皇上要谁有谁,我算什么?

  伍次友无奈又哀怨地说:可他确实舍不得你,苏麻,如果他只是龙儿,我就敢和他争夺你,可他是皇上,我就不敢争了,皇上也是人,也会恩仇必报,即使他现在放过我们,将来还是不得安宁,苏麻,天地无数有情事,世间满眼无奈人。我伍次友如果有来生,你我再来相会吧!

  现在看来,伍次友的决定是正确的,常言道:君子不夺人所爱,更何况是帝王的所爱,先不说康熙有多喜欢苏麻,单单一句“苏麻是朕的内侍宫女”就足以看出康熙对苏麻的独占,我觉得他先前的承诺根本就是试探伍次友的分量,幸好伍次友做了一个对三方都好的决定。

  伍次友走后,苏麻的心也跟着飞出了宫外,她把自己一个人封闭在房间里,终日用纺纱织线填满自己空荡没有着落的心,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打发这宫中的漫漫长夜。

  在苏麻心里,比起皇妃她更愿意做一个小小的奴才,苏麻虽然是个女子,可她心里和明镜一样,皇妃才是宫中最不得解脱的女人,她只盼能够以一个奴才的身份安然无恙的在度过一生,可是没想到孝庄太后的一道懿旨粉碎了她这个微不足道的心愿。

  可以说孝庄这个“草率”的决定搅乱了苏麻的心湖,伍次友刚走,她还没有从初恋的悲伤中拔出来,她实在无法接受因为一道旨意,她就能马上把自己疼了十几年的弟弟变成自己的丈夫,也无法马上把自己的角色顺利从姐姐切换到妻子。

  苏麻没有当众忤逆孝庄的懿旨,但是她心里清楚地知道,她不会嫁给皇上,就算是死也不会嫁。

  而康熙知道孝庄把苏麻指给自己做妃子以后,心里十分高兴,他过去看望苏麻,可是苏麻却一脸悲戚地对他说:苏麻不愿意做妃子,只愿意做奴婢。

  康熙听到这话脸顿时就沉了下来,他不高兴地说:你心里是不是还惦记着伍次友,你是不是还想等他一辈子?

  苏麻无奈地摇了摇头说:苏麻是喜欢过伍先生,可是他走了,奴婢的心也死了,苏麻这辈子不嫁任何人,更不想当什么贵妃娘娘,苏麻只想平平安安的做宫女,老老实实的伺候皇上。

  后来,康熙派魏东亭来劝苏麻,苏麻面无表情地对魏东亭说:东亭,在这宫里,我有一个弟弟,那是皇上,我还有一个哥哥,那就是你,你们两个是我在宫里最亲的人。东亭,我进宫的时候,老祖宗下了严令,说皇上是我主子,又是我弟弟,这些年来,我一直把这主子当成弟弟,不敢越雷池一步,东亭,你懂我的心思吗?

  苏麻平静地说:我和伍先生已经没有任何恩怨,我之所以不愿意做妃子,那是因为我瞧够了妃嫔的辛酸,这些当娘娘的,表面上又尊贵又风光,可是内地里呢,你算计我,我算计你,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,在梦里都在争宠,我实在怕过这种日子。

  我只想做宫女,再说,皇上是天下人的皇上,不是自家的男人,妃子只是用来传宗接代的,皇上要是喜欢你就来看看你,不喜欢就撂在一边,一旦圣眷衰落,连太监都瞧不起你。皇上待咱们俩算是恩遇,可是他为了保住皇位,什么事都做得出来,灭鳌拜的时候,不是连你都监视进去了吗?你可是和他从小一块长大的。

  苏麻的这段灵魂剖白,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自己不想做皇妃的真实原因,她清楚地知道帝王家的男人多薄幸,做了皇妃就是不幸的开始,苏麻看多了这后宫女人的悲惨下场,所以才想远离这恩怨是非。

  后来大婚之日,苏麻在房间闭门不出,逼得孝庄和皇上不得不上门寻她,一开门,是头发散乱的苏麻,原来她为了不嫁皇帝,已经绞了一半头发了。

  孝庄雷霆震怒,本来准备处死,最后还是软下心肠,让宫里修建一座天心庵,赏苏麻喇姑永久居住。

  苏麻从小在等级森严的皇宫长大,她是那个封建愚昧的年代里难得的清醒人,在很多女人削破脑袋想当妃子的时候,她的眼光早已经穿透了这华而不实的外表,看到了皇家婚姻下腐朽的本质。

  而且苏麻的骨子里还有着大无畏的犯险精神,虽然身为女子,却有一身傲骨,她不向皇权低头,一句“我苏麻族里的人都死绝了,我苏麻就是全族,如今老祖宗要杀就让她杀吧,苏麻喇姑宁可死,也不认命”让人看出这个女人内心的坚毅和果决,这份胆气和魄力,即便是男子也要自愧不如。

  苏麻是我在《康熙王朝》里很喜欢的一个女性角色,她虽然从未体会过她渴望的夫妻感情,更没有经历过夫妻生活,可是她拥有了一片真正的心灵净土,佛曰:心安即是自在。她就是这样一个心中有光的女子,我觉得只有这样的女子才能一辈子活得通透敞亮,不被世俗所累,才能找到一片属于自己的乐土。